女性生活

女青年社员(图)

发布日期:2022-01-13 21:09   来源:未知   阅读:

  将近半个世纪之前,作为学生的我们在呼和浩特市郊区农村劳动锻炼期间,很自然地要和广大社员在一起干活,与中老年社员相处是比较随便的。然而,女同学和男青年社员,尤其是我们男同学和女青年社员的接触,就得小心谨慎了。

  那时候的青年男女远不及当今少男少女这么开放洒脱,况且在我们下农村劳动之前,学校和管理人员为我们立下了很多戒律:同学之间不准谈恋爱,在与异性青年社员的接触中要保持谨慎自重。所以,初来乍到时,我们一般很少和年轻的异性社员说话,在村道上碰见了,立马避开视线快步走过去。如此这般,年轻社员反倒对我们有意见了,说我们清高自傲,目中无人,好像把他们当成了瘟神似的。于是,管理人员对我们放宽了和异性青年社员接触的尺度,可与他(她)们来往交谈,但绝不能让情窦之种“萌发破土”。

  其实,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我们是不会对农村的后生和“向阳花”产生爱慕的,生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倒是一些未婚的男女青年社员对我们有些眼热。有时候女同学抬土,男社员就会特意给她们少装点,休息时还会把晾好的水送给她们,以示关照,表示出好感。偶尔在场院上看一场电影,有的后生会主动靠近女同学,并把长条板凳让给她们坐。每逢此时,女同学立即摆摆手,笑着表示谢绝,而后悄悄离开去别处。

  在农村很少举办的文艺晚会上,我们那些独奏、独唱、演幽默小品的男同学在表演过程中,一些女青年社员看得专注,听得痴迷,惹得身边一些中老年社员指手画脚窃窃私语。有一回,我连写带画给生产队出黑板报,临近收尾时听到身后有响声,回头一看,只见3个年轻姑娘对着黑板报啧啧称赞,其中一位小声说了一句既不让我听清,又使她们有羞涩之感的悄悄话,嘻嘻哈哈地跑开了,弄得我很是尴尬。

  半年过后,由于我们在劳动中的出色表现,又能积极主动利用空暇时间为贫下中农担水、碾米、拔猪草等,赢得了乡亲们的夸赞,有些婶子和大娘闲聊时曾说:“这些城里来的娃娃真不赖,要是他们能长期留在咱村里,肯定有人抢着招他们做女婿。”“说的是啊,我就看见有几个闺女的眼珠子老是在那些男学生的身上呼啦呼啦地转。”

  管理人员发现了这一情况,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说:“未婚的农村男社员不会对女同学有太高的奢望,一些女青年社员可就不一样了,她们和她们的父母都希望找一个城里人。你们男生个个正当年,又有文化和某些特长,无形之中对女青年社员产生一种诱惑力,她们眼巴巴地望着你们,甚至还会流露出一些表示好感的言行,所以男同学要特别注意,否则捅出娄子,吃不了可得兜着走。”这番话,虽是对我们的警示,但也因为被农村女青年羡慕而沾沾自喜了好长时间。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在与女青年社员一起劳动以及平时的接触中,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尤其是锄地拔草,从不单独一人和她们在一起。当我们帮着贫下中农干完一些家里的杂活,主人和他们的女儿要留我们吃饭、吃西瓜,啃煮熟的玉米,或者要为我们洗脏了的衣服时,我们都一概谢绝。

  村里有5个女青年社员被生产大队和村团支部评为学习著作积极分子,因为事迹比较突出,公社要将她们树为先进典型加以推广,于是让我把她们的事迹整理成材料上报给公社宣传部门。我把写好的5000多字的材料送到公社经过审核,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从此,这5个女青年社员的事迹在公社的各个生产大队广泛传播开了,她们也感到了荣耀。她们向我几次表示谢意,我都回避了。后来,她们把很多煮熟的新玉米端到我们伙房,管理人员以我们集体的名义收下了,并表示了感谢。

  秋天收割庄稼时,割倒的谷子和高粱需要就地取材,用细长而有韧性的谷子和高粱的秸秆把它们捆成小捆,我们不会捆,女青年社员们会主动上来手把手地教我们。对她们有意或无意向我们流露出的好感,我们表面上只能漠然对待。不过,她们那种勤劳朴实,吃苦耐劳,宽以待人的品质确实令我们佩服。从她们身上我们学到了这种优秀品质,并在劳动实践中得到了印证,从而给老乡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我们返城时,管理人员一再强调,不接受乡亲们的赠品。特别是男同学和女青年社员之间更不能互赠纪念物品。我们严格遵守了这一规定。当我们挨门逐户向老乡们告别时,一些女青年社员的父母留我们吃顿告别饭,见我们不答应,竟然哭了起来。我们安慰说:“大爷大娘别这样,我们会来看你们的。”第二天上午,我们整队离开劳动了将近一年半的农村,老乡们和村干部含泪相送,老人们拉着我们的手久久不放,把我们的队形都分割成了好几段,送出我们很远很远,我们同样含泪依依惜别,心中涌起一阵惆怅,觉得始终没有接受他们的好意而有愧于他们,可是我们当时只能如此。

  在农村劳动的日子里,我们和青年异性社员始终没有破格的言行。至于在我们同学之间,虽然一再强调严禁谈恋爱,却管不住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恋。有两对男女生在暗恋中打好了爱情基础,返城后相继结为伉俪。就连我们的管理人员也暗暗从女同学中选中了一个,返城后组成了幸福家庭。我当时也悄悄暗恋着一位,但因我没有暗恋的技巧和胆识而告吹,不过也好,正因为告吹了,才使得我后来能找上一个比暗恋的对象更好的姑娘结为终身伴侣,这也是“坏事能变成好事”的哲学辩证法在我身上的体现吧。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