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声星语

1998年贺东生拽着妻子叮嘱:等自己故去让孩子去祭奠自己的生父

发布日期:2022-01-10 01:53   来源:未知   阅读:

  滨海部队与日军作战期间,有一战士忽然一抹汗水,对司令员陈士榘高声喊一句:

  陈士榘似乎对战士的“指手画脚”并不在意,只大声回道:“不行,我们的炮弹没几枚,解决不了问题!”

  战士倔脾气一下子上来,朝着自己的上司再度吼道:“你不舍得你的几枚炮弹,但我也舍不得我的兵!炮兵指挥,听我的,给我朝日本碉堡使劲轰!”

  陈士榘无奈摇头,再不吭声。可炮兵指挥不像战士那般“视上级为虚”,他坚决要司令的命令,战士气急,狠狠踹了指挥一脚,厉声道:“你再不下令开炮,我立马崩了你!”

  炮兵指挥架不住战士的强势,只得听从他的命令,下令开火。这场战斗在战士越级强势指挥下,果然取得胜利。

  战后陈士榘叫来战士,笑骂他:“你这个胆子,可真是大,上了战场,眼里连我这个司令员都没有,怪不得叫贺大胆!”

  这位战士就是我国身经百战的开国少将贺东生,他半生征战沙场,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但偏偏病故后,他的妻子却对他的长子长女说了一句让世人震惊的话:“贺将军并非你们的亲生父亲,你们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1911年,贺东生出生在湖南一户贫苦家庭。他的父亲叫贺十四,以烧木炭、打长工为生,他的母亲李氏则是一名家庭主妇,整日操持家务,非常辛劳。

  贺东生周岁时,贺家家境愈加不好,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了,全家人均挤在贺氏祠堂角落,穷困不已。李氏无奈,只得抛下亲生骨肉,到一户地主家当奶娘,赚取微薄薪资,补贴家用。

  在如此环境长大的贺东生,从小便懂得替父母分忧。他5岁起开始每天上山拾柴、下山捡狗粪,到河中捞鱼虾、到地主家的农田里找禾穗、红薯,冒着严寒乞讨,日复一日,艰难生存。但即便家境这般,贺十四也没有放松对贺东生的教导。

  有一回,贺东生从路边捡回一条冬瓜,贺十四以为是儿子从谁家偷的,直接拿起扁担揍了贺东生一顿。

  小小年纪的贺东生不知出口辩解,却性子倔强,认为父亲错怪自己,一气之下当天晚上即离家出走。他在破庙、山洞和田埂住了3个晚上,急坏全家人,才被父母找回去。

  11岁时,贺东生的叔叔把他送到一位木匠那里当学徒。木匠没把贺东生看在眼里,对他肆意使唤,态度极差,让贺东生受了一番苦。

  年余后某日,木匠带贺东生去给地主做工,贺东生不小心打错凳子孔,被木匠用刨子砸了头。贺东生心头积攒的火气一下子爆发,立马丢下工具,扭头跑回家,再不去当学徒。

  1930年,有一支红军队伍来到贺东生故乡帮老百姓打地主、分田地。百姓们都很高兴,觉得救星来了。唯有贺东生一人看着身穿军装的战士们十分眼红,想和他们一样当个红军。

  某天,贺东生独自一人跑了8里山路,找到红军驻扎的村落,见到一位姓张的连长,向他提出当兵的请求。

  张连长看着个头矮矮的贺东生,大咧咧地表示:“不行,你的个子太矮,都比不过步枪呢!”

  贺东生急了,连忙应道:“我个子还会长呢,我吃多点,长得快!而且我特别能吃苦!我想和你们一样报效祖国!”可张连长还是不同意贺东生入伍。贺东生想了想,又跑到炊事班帮忙烧火洗菜洗碗,晚上住在了厨房外的稻草堆里。

  次日一早,红军准备出发,贺东生听到动静,赶紧追出去。张连长一见他,当即气笑了,问他:“你这个小鬼,怎么还在这里?”

  贺东生笑笑:“我就跟着你们走!”张连长正准备说什么之际,一架敌机飞过天际,他只能暂时住口,喊贺东生趴下。未想贺东生无意间被一块石头绊倒,膝盖破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张连长无奈摇摇头,一边帮他包扎,一边轻声问他:“小鬼,你叫什么名字?”贺东生照实回答,张连长又问了他的年龄,叹息一声,到底妥协了:“行吧,你就暂时留在连里吧。”

  就这样,“穷小子”贺东生凭着不依不饶的倔强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新“家”,自此开启属于他的戎马一生。

  02,命大“毛猴子”绝境重“生”:他身经百战,却总能线年,贺东生经排长介绍,成为中国青年团团员;1932年,贺东生凭借优异表现,到12军学习。他很珍惜此次机会,不仅日常刻苦努力,而且在某次战斗中,以击杀20余名敌人的出色战绩得到指导员青睐,如愿加入中共组织。

  1934年长征开始,贺东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跟随队伍成功抵达陕北,升任通信队长。

  时常“上演”绝地重生的戏码,几乎未曾受过重伤,每次皆能“全身而退”,被战友们调侃地称作“打不死的毛猴子”。

  贺东生作为掩护政府和群众撤离的主力,领军驻守在大山高地,以81名战士抵御数百名敌人。他们浴血奋战一整天,没让敌军推进半步。

  次日战士突围而出,独不见将军身影,是以军中传言贺东生已阵亡,百姓不约而同为他设灵堂祭奠。

  又有一次,贺东生率军突击,经4昼夜急行军赶到目的地,立马投入战斗。敌军攻势很猛,我军将士在贺东生领导下,边战边掩护群众、伤员后退。

  待到他们脱险,贺东生的突击队却陷入敌军包围。贺东生看着仅剩的几名战士,硬是带着他们从弹雨中冲了出去。

  消息传到贺东生耳中,他十分悲痛,因为他和杜光华同期赴抗日战场,一起在115师并肩战斗过。他们是战友,也是曾同生共死的至交。所以贺东生想帮杜光华照顾他的遗孀遗孤。

  但未等贺东生探听到杜光华夫人陈玲的下落,军区首长特地派遣的“媒人”便来了。

  原来军区领导在杜光华牺牲后,也很苦恼如何安置已经怀有6个月身孕,带着一个不足2岁女儿的陈玲,思来想后,决定把陈玲母女托付给与杜光华有过生死之交、同样单身的贺东生。

  贺东生听罢领导来意,未有半点儿犹豫即答应下来。他和陈玲结婚当晚,陈玲愧疚地对贺东生说:

  为了让两个孩子不在年幼时面对复杂的上一辈故事,也为了避免伤害两个孩子,贺东生征得陈玲及领导的同意,给两个孩子改了姓名,女儿唤作贺茑,儿子叫贺军。他也确实如他保证那般,待两个孩子如己出,从未区别对待。

  正因贺东生的态度,使得贺家家庭氛围非常和睦,陈玲亦未想过告知两个孩子“线旬的贺东生病重。

  陈玲眼含热泪地答应下来。待贺东生葬礼一结束,陈玲就遵循贺东生的遗愿,把一切告知长子长女。

  贺茑与贺军对真相很是诧异,又心生感动,因为贺东生用半辈子填补了他们本该空缺的父爱,让他们的成长十分完整,没有留下半点儿伤害。

  2001年3月,贺茑同丈夫回国,专门来到昔年亲生父亲的牺牲地通化西山祭拜杜光华。光华镇的老百姓听说她的到来,无比激动,自发组织清洁队,替贺茑清扫上山道路。

  那日上午10点,贺茑夫妇在一位见证杜光华牺牲的老人带领下,深入了解亲生父亲的事迹,并来到杜光华血染的那片土地上。贺茑扑倒在地,哀声呼唤着:

  烈士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牺牲性命;战士同样在用生命守卫华夏。而他们的家属,也为祖国付出很多。他们都是值得世人感恩感谢的对象!

Power by DedeCms